有一次,佛陀的祖国迦毗罗卫城,遭到侨萨弥罗国的琉璃王的侵略,佛陀座下神通第一的目犍连,见此情形很着急,建议用神通保护他们,佛陀心里虽感到悲痛,但却深知业力不可违,因果不可改,说:“今日宿缘已熟,正可受报。”也就是说业缘成熟了,受报的事是无法用什么来替代的。但经不起目犍连一再请求,佛陀也答应试一试。

佛陀于烈日当空之际,预先端坐在军队必将通过道旁一株枯树之下,迎接琉璃王,王见佛陀如此,便问:“此处有很多枝叶茂盛的大树,何故坐于枯木之下呢?”

佛陀仅答以:“一切荫不如祖国之荫。”琉璃王知佛陀之意,是为保护他的亲族,掉头把军队带了回去。

佛陀曾三次坐在路上阻拦琉璃王的大军,但琉璃王逢到佛陀,虽然每次回军,但报仇和侵略的恨心始终没有熄灭,到了第四天进攻时,佛陀知道这是因果造成的劫,了结这个劫的时候已经到了,才放弃了他的努力。

可是,目犍连尊者的神通还不能了解到无尽的业报,他想到要以神通来营救城中的人民。于是以神足通飞人被军队围得水泄不通的城内,挑选了五百位优秀的释迦种族,升空用钵把他们摄装起来,再由空中飞出。等到第四天琉璃王的大军攻破了迦毗罗卫城后,目犍连要把那些释种放出来,满心欢喜地来到了佛陀的面前说:“佛陀!我已救出了一部分的释迦种族。”说完打开钵一看,大惊失色,原来钵中藏着的五百位释迦种族变成了一摊血水,无一人存活,这些释迦族人,都是在劫难逃。

“目犍连!释迦种族宿世业障,不知忏悔,今日要受到此报,虽然是我的族人,神通也是救度不了!”佛陀慈祥的脸上带着无限的伤感回答说。

结果,破城之后,释迦族遭到了空前的大屠杀,唯在佛的弟子舍利弗,以及当时释迦族的统治者,也是琉璃王的外祖父——摩诃男的极力设法抢救之下,仅免于杀尽灭绝之殃。

琉璃王诛释种也是过去生的因果。很久以前,迦毗罗卫城里有一个捕鱼村,村里有个大池,那时天旱水涸,池里的鱼类尽被村人取啖,最后剩下一尾最大的鱼也被烹杀。只有一个小孩从来没有吃鱼肉,仅那天敲了大鱼头三下来玩耍。那时的大鱼就是现在的琉璃王前身,他率领的军队就是当日池里的鱼类,现在被杀的罗卫城居民就是当日吃鱼的人。佛本身就是当日的小孩,因为敲了鱼头三下,所以当时佛示现头痛三天。

目犍连尊者经过这件事,才完全觉悟到佛陀所说的因果法则不可违背,就算有神通,也敌不过业力。所谓“假使百千劫,所作业不亡”,就是神通不敌业力的明证。神通第一的目犍连无法扭转业报的力量,这说明强大的共业及定业是难以改变的。

作者 曹王禅寺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